棄考物理,高校能否化解死結—新聞—科學網
2017-10-31 0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招生績效觀和招生人員非專職化,這兩個邏輯和制度死結解不開,期待高等學校積極、科學地配合新高考制度改革以及省級考試院對錄取的需求,是難以實現的。

■本報記者 溫才妃

繼“逃離數學”“誤讀化學”之后,物理學科也遭遇了“中國式冬天”。

在今年的浙江、上海高考結束后,一組數據令人觸目驚心——浙江考生選考物理者僅8萬人,占29.13萬考生數的27%;同樣,在上海,超過70%的考生選擇棄考物理。

而物理作為理工科教育的基礎學科,從長遠來看,棄選物理將對我國科學界、工程界等領域帶來地震式影響。

不久前,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中共十九大新聞中心舉辦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到2020年,我國將全面建立新的高考制度。繼2014年上海、浙江率先試點高考改革新方案之后,今年北京、山東、天津、海南將加入新一輪高考改革試點。三年之后,全國各省市都將啟動新高考改革。

屆時,其他直轄市、省份的考生是否也會大面積棄考物理?又該如何避免重蹈覆轍?

棄考物理成必然選擇

浙江考生王明之幾乎是含著淚將物理剔出考試名單的。對于成績中等的他而言,“喜歡物理又考不得”是一個無可奈何的選擇。

浙江、上海公布的新高考方案采取賦分制,卷面上的總分不會被直接采用,而是根據參考人數的排名確定相應等級,再根據等級賦予相應的分數。

對于舍棄物理的理由,網絡上的討論不絕于耳。其中一條解釋形象地闡明了背后的原因——“新高考‘七選三’,要說選哪一門最吃虧,當然是物理。這里是所有學霸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學渣最少的地方,那是一般學生賦分最低的地方。名義上可以報91%的專業,可以參加三位一體、自主招生,但是與化學相比,你只多了8%的專業可以報;與水平相當的人相比,你選擇了物理總分會下降。某市只有30%的人報了物理,而且大都集中在重點中學,這意味著什么呢?”

“意味著選擇了物理,就進入了高手場競爭,在高手中還要被分為三六九等。物理單科成績會被尖子生死死壓低,整個高考成績也會因此被拉低?!蓖趺髦缡钦f。

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學家朱邦芬在調研浙江物理教育時發現,選考制度忽略了兩個因素——制度設計默認六門科目的基礎性、重要性、所花精力相同,但實際上,學物理所花的精力比學化學、生物、技術(浙江單獨設置的選考科目)多;假設選考各科目的學生優秀程度沒有區別,但越優秀的高中,選考物理者越多。選考的博弈帶來的傷害不僅使選考物理人數下降,還將危及高中物理師資的穩定。從長遠來看,影響的是國民科學素質,以及社會、經濟發展。為此,他在媒體上撰文,呼吁重視扭轉高中物理教育受沖擊的局面。

究竟哪些考生必須要具備扎實的物理學知識?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盧曉東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物理知識是未來科學家、頂尖工程師、普通工程師所需知識結構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不僅大學理科、工程相關專業,高職院校相關專業的學生也需要掌握高中物理學的知識,并作為未來深造和工作的基礎。

招生中難解的兩個死結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從第一年的新高考情況來看,與大面積棄考物理相對應的是,大學里僅設置物理作為選考科目的專業并不多。

北京化工大學招生辦公室副主任李慶告訴記者,部分專業需要考生對物理和化學都要有很強的知識儲備,而浙江、上海的新高考改革方案中并沒有這樣的組合,有的是物理或化學,或限定選考科目為一門或兩門。高校第一年在新高考模式下招生,面對很多同樣是“摸著石頭過河”的高中畢業生,如果限制過多、把生源范圍限制過窄,實際上并不利于大學選才。

因此,高校也在嘗試著做一些補救方案,比如為沒有選考某些科目(如物理、化學)的考生,開設一些基礎學科的大學過渡課程。

盧曉東參加了2019年大學招生工作。在他看來,大學缺乏限制選考科目的熱情背后,反映的是兩個微妙、被普遍忽略的邏輯和制度難題。

他指出,問題之一在于,大學對選考科目不作限制,實際上是由高校的招生績效觀所決定的。大學對招生辦的績效考核要求,是提高在該省份的錄取分數線,分數低則意味著招生工作失敗。選考物理本身難度更大、報考人數少,這就意味著將物理作為必考要求,填報該校的人就少了,該校的錄取分數線可能降低。一座城市兩所實力相當的高??倳诟鞣N錄取分數線上作比較,小到縣城,大到全國。在這樣的招生績效觀要求下,大學招生辦沒有任何動力將物理作為選考科目。

問題之二在于,目前對新高考制度深入研究的高校招生辦并不多,招生人員對新高考省份知識結構的變化、專業錄取做積極應對、深入研究的力度不夠。這一問題的出現根源在于招生辦人員的非專職化。在中國高校,招生辦主任是一個流動性極強的崗位,一般三至四年輪換,如此之短的時間,招生辦主任們難以沉淀出專門的知識。

“這兩個邏輯和制度死結解不開,期待高等學校積極、科學地配合新高考制度改革以及省級考試院對錄取的需求,是難以實現的?!北R曉東對此并不樂觀。

大學要最大限度地運用自主權

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美國高校的招生辦主任甚至可以在招生崗位上從業終身或任職三四十年,從而積淀成熟的理念、豐富的實踐,網羅各個有特色的多樣化學生群體。而中國高考由于按分數錄取長期依靠電腦錄取,事實上并沒有招生自主權(自主招生也不過僅占5%)。

缺少招生自主權,也是導致高校對高考制度研究缺乏熱情、動力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隨著近年來改革的推進,擴大高校招生自主權已是高考改革的動機與趨勢。如何用好教育部賦予的招生自主權,對高校來說也是一大考驗。

新高考改革的第一年,高校尚“試探”階段,對自主權的應用有著自身的擔憂。李慶告訴記者,尤其是在一些偏文、偏經管的院校里,物理相關的專業本就是生源弱勢學科,貿然規定選考科目無疑是給自己“挖坑”。

而在廈門大學考試研究中心副主任鄭若玲看來,教育部只要給予了高校權力,高校就有義務、有責任最大限度地利用自主權。然而,由于長期的行政主導,高校招生工作類似于“一個被抱大的孩子”,不知道如何“走路”,不知道怎樣去招收適合自己的生源,因此必然要經歷一個摸爬滾打的“鍛煉”過程。

“孩子經歷多次摔跤才能學會走路。同理,教育部要給高校試錯的機會?!编嵢袅嵴f,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受賄事件后,教育部收緊了招生自主權。實際上,高校招生一旦出現問題,會有媒體監督、社會討論,加上教育部的規范和掌控,自主招生是能夠慢慢走上正常軌道的。如今不少高校在十余年的探索中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自主招生模式,運作相對平穩,生源素質也較高,就是最好的證明。

落實到高考制度上,鄭若玲建議,高校在制定新高考制度配套措施時,需要長遠的眼光,比如數理類學院招生要對考生選考物理作強制性規定,同時高校應對基礎學科出臺傾斜政策,包括在制定學校發展規劃和調整學科布局方面,都應基于基礎學科充分地考慮,以鼓勵考生選擇。

在限定的范圍上,李慶補充,如果僅一兩所高校把科目限制過窄并沒有意義,“需要的是高校之間協調后的‘統一動作’”。

上海紐約大學校長俞立中對此表示同意。他告訴記者,高校之間有“怕吃虧”的心理,因此高校對選考物理作強制性規定,必須是校際的“集體行動”,并且應先從頂尖大學做起,發揮示范作用。

社會合力才能破解困局

大學招生自主權之外,左右選考物理的還有很多因素。從根源上尋找問題,必須追溯到基礎教育。

李慶告訴記者,物理對邏輯思維的要求更高,涉及建模等知識,這部分知識恰恰是中小學所缺失的。雖然中小學有組織學生到科技館參觀,但通常都是抱著娛樂的心態,并沒有系統地學習相關知識。而高中階段是否選考物理又與任課教師、往屆學生有關,如果任課教師恰好是年級主任、班主任,還可能會有更多的引導,往屆考生的選考情況、口耳相傳也會影響到選考率。

在他看來,扭轉棄考物理現象需要國家、地方考試院、高中、高校多方引導,“尤其是地方考試院要站在官方立場上加以引導,高中教師要在具體方案中指導學生報考”。對于新高考制度,還有一種聲音是將物理、歷史設定為必選科目,將英語從必考科目中移出,實行社會化考試,一年多考、允許高中生參加等級考試。而這又取決于政府主導下的高考改革力度。

“學生棄考物理也是反映社會氛圍的一面鏡子?!编嵢袅岜硎?,上世紀80年代,在向科學進軍的社會氛圍下,很多學生很愿意學習物理。而當下,受功利氛圍的誘惑,最優秀的學生一窩蜂地涌向經濟、管理等領域,對國家長期發展有重要影響的工科類領域,如工程、礦業、石油、農林、土木等專業,學生反倒沒有熱情去報考。

“怕吃苦是人的天性,扭轉這一局面既需要國家為扶持基礎學科發展營造一定氛圍,也需要高校有意識地傾斜,還需要媒體發動討論、進行引導。不能只是依靠高校單獨的力量,而是需要整個社會合力解決?!编嵢袅嵴f。

在這個過程中,“高校要有一定的情懷,不能被社會牽著鼻子走。在某種程度上,高校應該引領社會發展,盡管會犧牲短期利益,但是把自身實力做強后,抬高門檻導致生源流失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鄭若玲強調。        中國科學報

http://tech.sina.com.cn/d/2017-10-31/doc-ifynffnz3866203.shtml?cre=sinapc&mod=g&loc=25&r=0&doct=0&rfunc=34&tj=none

最新国国内清清草原免费视频_日本高清在线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尺寸又黑又粗又长